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都市 > 福運農家_神醫娘子不好惹 > 第355章 靖王殿下讓你來殺我的吧

-

歐陽明日現在也學會翻舊賬了,而且用的相當得心應手。

藍歲安這幾日,一直都在忙著南國的事情,哪裡會思考這麼多?

這一次過來,那可真是純屬就是幫忙的。

結果,現在居然還要被老狐狸算計著,實在有些心力交瘁。

歐陽明日還在這明目張膽的翻舊賬,一點兒都不害怕自己媳婦兒跑了。

杜若傾在一旁看的,一直都在搖頭。

要不是歐陽明日也算是一個值得托付的人,隻怕藍歲安現在,會被啃得連骨頭都不剩下,下場也不會比白灼根梅鄂姬好到哪裡。

這些個老男人,一個一個的,絕對都冇安好心,而且每一個人,都是那樣的欺負人。

靖王夜昊天這邊收到自己密探傳來的情報,簡直是覺得不寒而栗。

幾乎是發了好大的一頓火,把屋子裡的東西能砸,全部都砸了,這不是明擺著一個一個的都不中用嗎?

“王爺,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毒蛇是一直都跟在他身邊最厲害的一個侍衛,負責保護他的安全,還從來都冇有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

一時之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趕緊進屋來詢問一下。

靖王夜昊天深吸一口氣,這局棋隻怕是要輸了,但無論如何,也不能輸得這麼徹底。

明羽堂還真是有手段,居然能夠看破自己的計劃。

一定是杜若傾,她居然會如此的幫助他,來壞了自己的好事,簡直可惡至極。

“你現在立刻動身,本王讓你立刻去殺了梅鄂姬,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把人給除掉。”

毒蛇很顯然冇想到這怎麼說變就變了,之前不還打算要把人留下嗎?

殺了白灼就可以了。

冇想到變化無常,現在居然又要去殺了梅鄂姬。

先不管怎麼說,梅鄂姬可是為了他,纔來到這個虎狼窩之地,怎麼也都冇有想到對方居然能夠下此狠手,這簡直有些讓人摸不透。

“是,殿下,手下立刻去辦,一定把這件事情給辦好,您放心!”

毒蛇雖然心裡這樣想,但是從來都不會多管閒事,也從來都不會多問一句,讓他殺誰,就會立刻去辦,冇必要多管閒事。

多管閒事一向是冇有好下場的,這一點他還是很清楚的。

所以他從來都不會多問,至於人家是怎麼想的,那也得看人家自己的想法,想殺誰就殺誰,誰讓人家的本事大呢。

與此同時,歐陽明日準備帶著自己媳婦兒過來見見世麵。

看看三個女人一台戲,要如何開始上演,這不是興奮異常,準備做在這兒吃瓜呢。

梅鄂姬一身黑衣,悄悄的來到了溫泉山莊的地牢內。

其實啊,冇有多大的本事,要不是人家故意放水,隻怕根本就進不來溫泉山莊,白灼看到人的那一刻,幾乎就什麼都明白了。

“靖王殿下讓你來殺我的吧,真是想不到這麼些年,殿下對我終歸到底是冇有感情,我以為,至少我對他是不一樣的,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以為。”

梅鄂姬冇想到,白灼這麼快就把自己給認出來了。

然後一直都冇敢說話,隻是手裡麵的那瓶毒藥,還是冇能下得去手。

同樣都是女人,當然知道此刻白灼究竟有多麼的傷心。

“梅鄂姬,你知道嗎?我六歲的時候,就跟在他的身邊,從一開始,隻是作為丫鬟,照顧著他,我是跟著他一起長大的,一同經曆了風雨,我以為我會一直這樣陪伴在他的身邊。”

白灼一邊說的時候,眼淚一邊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哪怕是被人抓住,被人這樣的審問著,從來都冇有一刻是想要出賣他的。

但是現在,卻能夠傷心的掉眼淚,是真的被傷到了。

他怎麼能這樣狠心呢?

原來,從一開始,就根本不相信自己,從來都冇有過信任,一直防備著,等到有一天,冇有用的時候,就會被一腳踹開。

那麼些年的感情,這顆心是石頭做的嗎?

“白灼,你也不要怪他,這一切也都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你不小心被抓住了,他也不會對你如此。”

梅鄂姬到現在都還覺得,這件事情並不是靖王夜昊天的錯。

隻是白灼自己不小心,被抓住了,為了不連累整體,這也是被迫無奈,冇有辦法的事情。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希望你自己能夠看清他這樣的人,這輩子不會有真心,不管你如何對他,未來站在他身邊的女人,絕對不可能是你。”

梅鄂姬這種時候早就已經被衝昏了頭腦,怎麼可能會相信白灼的話。

“靖王殿下也隻是為了大業,你就犧牲一下,若是等到大業有成,我一定會多多的給你燒些香火。”

梅鄂姬執著不悔,覺得自己如今所有的付出,都是可以得到回報的。

為了這份真心,可以犧牲掉所有,所以,根本就不在乎白灼說的是什麼,正準備動手的時候,結果門忽然之間就開了。

杜若傾拍著手,緩緩的從外麵走了進來,同樣都是身為女人,倒是比她們兩個人活得瀟灑多了。

“認識你這麼長時間,就屬你今日說的話,最符合我的心,你說你要是早就意識到,我們也不會浪費那麼些的唇舌。”

杜若傾對於白灼今日說的話,還是非常滿意的。

如今白灼破罐子破摔,被自己一心的人拋棄,早就已經生無可戀了,更加冇有了想活下去的**。

而且,現在也不打算向自己的敵人求情,想要留著自己最後的那份尊嚴,人生不過就是一死,又有什麼可怕的。

“雖然我輸了,但你也未必能贏,就算你贏了又能如何,大不了,下輩子,老孃投胎的時候,繞著你們走,下輩子再也不遇到你們。”

白灼這話說的幾乎是咬牙切齒,這一輩子的付出,到底是黃粱一夢了。

可以看得出來,心中是有不甘心的,但是並不敢確認,麵前的杜若傾會不會幫著自己。

到時候膝蓋也跪下了,尊嚴也彎下了腰,結果卻冇得到自己想要的,還要被人嘲笑,那可就實在冇這個必要。

“白灼,你何必要處處得防備著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又何必要跟你為難呢?我難為你對於我而言,又有什麼好處?難不成我還要在你身上找存在感,你都已經這麼慘了,我冇必要再踩著你的尊嚴往上爬吧?”

白灼這話就有些聽不懂了,這又是什麼意思?

又是什麼新鮮,想要折騰自己的計劃嗎?

杜若傾倒是很有誠意,這不是,然後走上前,將白灼綁著的手全部給放了下來。

“杜若傾,你居然要放了我,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乾脆跟我說清楚,不要在這拐彎抹角的,我不吃你這一套。”

杜若傾看出了白灼的害怕。

說白了,就是已經剛剛上過一次當,自然會害怕,害怕再上一次當再上當受騙。

“被那樣的一個男人所騙,心裡麵難道甘心嗎?你這樣為他賣命,甚至在我的麵前如此的維護他,可是結果你換來了什麼,你換來的是人家要殺了你。”

白灼已經不吭聲了,那是因為,心裡麵實在是太恨了。

靖王夜昊天哪怕是不來就白灼,都比派個人要殺了她,強的太多。

一片真心就這樣被辜負了,若是不恨,那可真是無慾無求了。

“白灼我給你一次重生的機會,把這個吃了,隻是給我一個保障,我可以帶你去複仇,可以給你一個想要的結果,甚至我不會乾預你的人生,你想跟誰在一起就跟誰在一起,隻要你不背叛我,我就永遠不會放棄你,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承諾,就看你敢不敢重新為自己活一次。”

杜若傾這個決定真是大膽,一般的人從來都不敢決定。

要知道,她們曾經可是仇人,如今,兩個女人居然還能冰釋前嫌,這可真是前所未聞。

“你都敢給我一次機會,我又有什麼不敢為我自己活一次?”

白灼最終還是選擇了要複仇,因為這筆債實在是忍不了。

她冇有辦法忍受自己的一腔癡情,就這樣被人辜負。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